萌妻养成日记_美文推荐 

萌妻养成日记

2021-05-12含予文学 编辑:网络收集

editor.fzn.cc (6).gif


 第一章 捡到一只小萝莉



  “站住,别跑!”大街上,几个男子正追着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岁的小女孩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,却没有一个有上去帮忙的意向。小女孩渐渐有点体力不支了,越跑越慢,一不当心撞上了一个人。眼见那些人越来越近,她直接躲在了那人的身后。

  韩溪乐被这只突如其来的小萝莉弄得莫名其妙,她紧紧抓着自己的?.服,是在,颤抖吧。那些人到了韩溪乐面前,说:“把她交出来。”韩溪乐本身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,可偏偏最讨厌有人这样像在命令他。他轻轻一笑:“凭什么?”

  那些人愣了一下,想要再说话,瞥到旁边的几个像是保镖的人却是怂了,最后留下了一句话:“你别后悔。”

  “切。”韩溪乐对这种话不以为然,转而又对着那小萝莉说:“你可以放开我了吧。”小萝莉松手,糯糯地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韩溪乐注意到她的眼睛似乎,不太一样。他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。

  那是一双异色瞳,一只淡蓝,一只浅黑。“混血儿吗?”韩溪乐自言自语着。

  “你叫什么,那些人又是谁?”“我,我叫夏知秋,那些人,是,是……”夏知秋不愿意回答,韩溪乐却是有了兴趣。异色瞳女孩,追赶她的奇怪的人……

  “你之后准备去哪里?”“我不知道。”“你的父母呢?”“都死了。”提到她的父母,她的语气似乎一下子生硬了起来。不过韩溪乐没注意到这点。

  “要不,我认你作妹妹吧。”韩溪乐试着问道。夏知秋突然抬起头,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:“你不害怕我吗?”“为什么要怕。”韩溪乐笑了。

  夏知秋指着自己的眼睛,认真地说:“我是被诅咒的人啊,所以这双眼睛才会这么奇怪,你要是收留我了,也会被诅咒的。”

  这一番傻傻的话又一次逗笑了韩溪乐,他是无神论者,诅咒这种事情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。“可是你也没地方可以去啊。”夏知秋低着头好像在思考,然后,像做了个很大的决定一样,认真地说:“那我跟你回家吧。”

  韩溪乐笑得像是一个诱拐小萝莉成功的怪蜀黍一般,旁边的保镖都忍不住默默哀嚎:少爷,节操,节操呢?

  夏知秋刚刚跑得也是很累了,走得很慢,韩溪乐干脆抱起了她。她真的很轻,仿佛没费什么力气就被抱起来了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夏知秋竟趴在韩溪乐的肩膀上睡着了。

  韩溪乐回到家后,轻轻把她放在了沙发上,找来女仆收拾一件空房子出来。夏知秋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。

  韩溪乐细细打量着她,?.服虽然有点破了,但是就材质来看绝对不便宜,这小家伙虽然还没张开,却已经有了楚楚动人之姿。

  韩溪乐恶趣味地想:不会是被人买了做童养媳吧?“少爷,房间收拾好了。”韩溪乐又一次抱起夏沐秋,想想又把她放下,吩咐几个女仆:“帮她洗个澡,换件?.服。”

  女仆小心翼翼地抱着夏沐秋去了浴室。韩溪乐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李斯远打来的,他是韩溪乐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之一,说句不太恰当的,是连对方身上有几颗痣都清楚的死党。

  李斯远那里似乎很吵,韩溪乐听出这家伙又去ktv里了,无奈地说:“你这家伙在ktv里有美女陪你还不够,还要找我啊。”“不是我们约好了的吗?”

  韩溪乐猛地想起,似乎的?'是在几天前约好过了,看了看浴室的方向,说:“算了,我今天不去了。”“怎么,家里有妹子吗?”“呵,算是吧。”“那我要来看看是什么样的绝色,让你这样着迷。”“别闹了,我挂了啊。”

  韩溪乐挂断电话,大概可以想见那头的李斯远会把事情说成什么样子了。明明比自己大了四岁,却还像个孩子一样。

  “少爷,没有这孩子可以穿的?.服。”一个女仆从浴室里探出头,为难地说。“那先拿她原来穿的那件吧,等她醒了我带她去买?.服。”

  女仆把夏知秋抱到房间,韩溪乐坐在床边看着她。“这小家伙睡得还真熟,洗了个澡都没醒。”也不知道自己把她捡回来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。

  夏知秋睡了两个小时才醒了过来。韩溪乐拿了本书坐在床边看着,夏知秋眨了眨眼睛,把身子又缩了一点。

  韩溪乐看向她:“醒了啊,饿了吗?”夏知秋摇摇头,张嘴叫道:“叔叔,谢谢”。“叫我哥哥吧,叫叔叔显得我很老似的。”虽然自己大概比她大了十岁,但韩溪乐才不想承认自己已经是叔叔了。

  “哥,哥哥。”怯懦的却是甜甜的声音,韩溪乐一下子明白那些妹控的想法了,有这样可爱的妹妹谁都会想把她放在心里好好疼爱吧。

  夏知秋下了床,韩溪乐帮她整理了一下?.服,简单地梳了个头,牵着她的手出门了。

  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“把你卖了。”韩溪乐是想吓吓她,本来以为她会吓得叫出来,结果她却一本正经地给他分析在什么时候,把她卖给谁会有最高的利润。

  韩溪乐忍不住笑了:“我逗你玩呢,你这都是跟谁学的?”随口一问,夏知秋又认真了,抬起头,恳求道:“我,我可以不回答吗?”

  韩溪乐真心没想让她回答,虽然觉得她的表现奇怪,也没想太多。

  再说那几个追着夏知秋的人正战战兢兢地跪在一个人面前。“人呢?”“我们本来快追到了,可是遇到了另一个人保护了她。”“废物,连个人都带不回来。”那人摔下一个杯子,那些人都不敢躲。

  “办事不利的人,我不会再留着,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吧。”旁边又有人出来把他们拖到了门外,连辩解也没有,只听到那些人的惨叫。

  “韩溪乐吗?倒是有点意思。”那人看着韩溪乐牵着夏知秋的照片冷笑道,“小家伙,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逃跑了吧,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。”

【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,请后点击下一页阅读。】



 第二章 恋童癖?



  韩溪乐带着夏沐秋到了一家商场,进了一间童装店。店员看到他惊讶地就要喊:“总……”韩溪乐悄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店员会意地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“欢迎光临,请问是要给小妹妹买?.服吗?”韩溪乐让夏知秋坐在椅子上,和店员说了几句,然后就出去打电话。店员笑着拿了几件?.服到夏知秋面前让她挑,夏知秋摸了摸?.服,挑了一件裙子。

  韩溪乐打完电话,夏知秋刚刚换上,可爱到令人窒息。韩溪乐又挑了几件家居服给她,潇洒地刷卡走人了。

  “是不是很贵啊。”夏知秋看着韩溪乐拎着的东西,担心地问道。“不贵。”韩溪乐淡淡地回答道。

  其实这些?.服一件都在一万以上,只是韩溪乐就是这家商场的总裁,可以说,不差钱。

  买好?.服准备回去的时候,他们路过了一家玩具店,夏沐秋好奇地往里面看,摆在玻璃展示台上的,是一套漂亮的芭比娃娃。韩溪乐看着夏知秋的神情,似乎触动了心里的一个开关。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现,拉着夏知秋走了,心里却是默默盘算着。

  到家后,韩溪乐和夏知秋吃好饭,韩溪乐就让女仆把夏知秋带回房间。

  夏知秋木讷地任凭女仆给自己换上睡?.。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突然笑了,被子很暖呢,自己有多久没有缩在被子里了……

  想着想着,她睡着了,很熟很熟。

  早上六点多,夏知秋醒了,听到楼下有说话的声音,揉着睡眼下了楼。

  韩溪乐在和李斯远聊天,突然瞥到夏知秋出了房门,还穿着睡?.!韩溪乐没有多想就随手拿了件?.服上楼给夏知秋披上,还碎碎念道:“着凉了怎么办,起床了就要多穿点知道吗?”

  夏知秋迷茫间看到了楼下有人,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:“哥哥你有客人啊,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说着就转身进了房间,韩溪乐体贴地为她把门关上。一转头,撞到李斯远一双戏虐的眼睛。

  “还以为会是什么绝色,没想到只是个还没长开的小孩子啊。”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离开了女人就活不下去了吗?”“非也非也,古人云食色性也,像你这样才不正常好吗?”

  韩溪乐耸耸肩:“也就是你生在了富贵人家,要是生在普通人家,看你怎么办。”李斯远轻笑:“那我就把我变成富一代。”

  韩溪乐相信他的话,李斯远虽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在商业方面却是有着惊人的天赋,如若不是李父娶进来的那个女人,也许李斯远也不会是这样了吧。

 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相比李斯远,韩溪乐的身世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,他是一个孤儿,丧父丧母,在孤儿院生活到了十岁,之后便出外闯荡。

  韩溪乐明面上是个总裁,幸运和实力皆有的总裁。但实际却不止这些,他同时还是华夏三大黑道势力之一的玄冥的老大。对于他,感情是多余的,把夏知秋捡回来也许是因为有趣,也许是一时心软,不过已经无所谓了。

  两人突然沉默了,各自陷入了遐想中,却听到了门开的声音,是夏知秋探了个脑袋出来:“哥哥你们谈完了吗?”韩溪乐露出一丝笑,摆摆手让夏沐秋下楼来。

  夏沐秋换了一条连?.裙,带着碎花,朴素中却带着灵动。韩溪乐问道:“怎么这么早起来了?”夏知秋撇撇嘴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饿了。”听她这么说,韩溪乐也觉得自己有点饿了。“那我们出去吃早饭吧。”韩溪乐在今天给家里的佣人都放了假,没有人烧饭,韩溪乐便想着带她出去吃早饭。

  他回头对着还坐在沙发上的李斯远说:“你要一起去吗?”李斯远笑着站起来:“去啊,我也没吃早饭呢。”说着勾住了韩溪乐的肩,“你看我多爱你,为了你早饭都没吃就来了。”

  夏知秋懵懂地看着这两个人,李斯远像是才想起这里有小孩子一样松开了韩溪乐。

  夏知秋没有在意他们俩的举动,她只是真的很饿了,想问问什么时候能吃饭。韩溪乐掏出车钥匙,对李斯远说:“我去开车,你和她过会儿在门口等着。”“OK,OK。”

  韩溪乐一走,李斯远坐下来看着夏沐秋,他刚刚就注意到了她的一双异色瞳,这真的是很少见,他有一个朋友是世界著名的医生,都未曾听他说过有什么异色瞳。

  “你几岁了?”李斯远随口问道。“恩……十岁,还是十一岁呢?”“你怎么连你的年龄都不记得。”李斯远被她认真思考的样子逗笑了。“不是说过一个生日就长一岁吗?我没有过过生日,当然不记得我到底几岁了。”

  这话有点可笑,又有点让人心疼。李斯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看看时间韩溪乐应该把车开出来了,李斯远带着夏知秋到了门口。

  到了店后,韩溪乐和李斯远各自点了碗粥,又点了点小菜,夏知秋认真地看着菜单,然后指着一个小心翼翼地说:“我能吃这个吗?”韩溪乐没细看就叫来了服务员。

 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,店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。夏知秋轻轻拉了拉韩溪乐的袖子,说:“我想上厕所。”韩溪乐指了指厕所的方向,夏沐秋便走了过去。

  夏沐秋走后,李斯远喝了口粥,挑眉看着韩溪乐。“你,是不是有恋童癖啊。”韩溪乐一口粥还在嘴里,差点直接喷出来。“咳,咳,你在胡说什么?”“我认识你这么多年,你对每个性别为女的人都是很冷淡的,怎么这个没张开的小丫头就让你有了同情心呢?”

  李斯远幽幽地说着,韩溪乐回到:“因为她的那双眼睛,你也看到了吧,那样的异色瞳很少见不是吗?”这理由听起来诡异,但却很符合韩溪乐的个性,说得好听点是好奇心旺盛,说得难听些就是爱猎奇,“而且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,她在被人追捕。你不觉得她身上的秘密很多吗?”

  李斯远一噎,想说点什么,却听到了女厕所传来了哭叫声,不是夏知秋的声音,但却让韩溪乐有了不好的预感,匆匆赶了过去。

【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,请后点击下一页阅读。】



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加精彩

手机阅读更方便,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,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!

down_icon.png



上一篇:《苏慕萧漾莫可儿》《萧漾苏慕莫可儿》

下一篇:高冷校草,别惹我

[数据均为网友发布或来自网络,如涉侵权问题,请联系客服删除!]
大家都爱看
查看更多热点新闻
点击复制